军华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风云 >

刚刚!普京做一重大决定 全世界都大感意外

时间:2017-01-10 16:51来源:未知 作者:happy 点击:
刚刚!普京做一重大决定 全世界都大感意外 普京的大致意思是:不会以牙还牙;不给美国外交官添麻烦;问候奥巴马和其家人;祝特朗普和美国人民新年快乐。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
刚刚!普京做一重大决定 全世界都大感意外

 普京的大致意思是:不会以牙还牙;不给美国外交官添麻烦;问候奥巴马和其家人;祝特朗普和美国人民新年快乐。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通过电邮发送的声明中表示,俄罗斯不会给美国外交官制造麻烦,也不会驱逐任何人。俄罗斯有权采取针锋相对的举措,但不会采取不负责任的外交行动。很遗憾美国现任政府以这种方式结束其任期。普京祝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和美国人民新年快乐。


普京期静待特朗普的上台
 
  奥巴马对俄罗斯的制裁原本是将特朗普推两难境地:是取消制裁,还是违背改善美俄关系的承诺?
 
  虽然特朗普可以一笔勾销奥巴马发出的行政令,但在政治上很难这么做,因为国会中的共和党要员们对奥巴马此举表示了支持。
 
  奥巴马原以为摸透了普京的性格——必定以牙还牙。不过,普京出奇的克制可能令奥巴马感到意外,这给了特朗普更多的施展空间。
 
  特朗普立即回应:“普京的延迟行动了不起,我一直知道他非常英明!”

特朗普出奇的冷静
 
  特朗普称赞普京之举“很棒” 就知道他是个聪明人。
 
  在这个事件上特朗普一改其装疯卖傻的常态,表现的出奇冷静:在一则简略的书面声明中,特朗普对奥巴马总统全面反击俄罗斯行动的首要回应,是重申了自己的呼吁:“我们的国家要向前看,着手更重大和更好的事情。”但他也说,“为了我们国家和伟大人民的利益”,“仍然”会听取简报。
 不过,这件事情还不算完。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将于周四召开网络威胁听证会,重点讨论俄罗斯黑客攻击美国大选问题。
 
  国家情报总监James Clapper、网络战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Mike Rogers及负责情报的国防部副部长Marcel Lettre将作证。


特朗普下周将会见情报界领导人。
 
  最后我们借助《纽约时报》的报道,帮助大家了解,俄罗斯网络袭击如何入侵美国政治的。
 
  DNC的地下室里,摆放着1972年“水门事件”中被闯入者撬开的文件柜,旁边则是2016年总统大选中被俄罗斯黑客入侵的DNC服务器。

奥巴马在下台前已与普京彻底交恶
 
  近些天,心怀质疑的候任总统、美国的情报机构以及两大政党卷入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公众辩论,问题在于哪些证据可以证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不只是组织了间谍活动,还蓄意颠覆美国的民主,挑选总统大选的获胜者。
 
  克林顿的很多亲信认为,俄罗斯的网络袭击对美国大选产生了深刻影响,同时他们也承认其他因素也很重要,包括克林顿作为候选人的弱点,她的私人邮件服务器,以及FBI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关于她的机密信息处理方式的公开声明。
虽然无法确定这次黑客袭击的最终影响,但以下这些是明确的:俄罗斯在乌克兰和欧洲的选举中试用过的低成本、高威力武器,也被用在了美国身上,产生了极强的破坏力。俄罗斯经济衰退,手中掌握着的核武器在没有全面战争的情况下也不能使用,因此它发现网络袭击是个完美的武器:廉价且难以被发现和追踪。


候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得梅因举行的“答谢”集会活动上
 
  “任何人都不应该有任何怀疑,”国家安全局局长、美国网络司令部(Cyber Command)指挥官迈克尔·S·罗杰斯海军上将(Adm. Michael S. Rogers)在大选后的一次会议上说。“这不是随意做出的行为,不是偶然的,目标的选择也不是随意的,”他说,“这是一个国家为达到特定效果而进行的一次有意识的行动。”
 
  这种新型政治破坏震惊了那些邮件被盗的人,严重破坏了他们的职业前途。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主席、克林顿的重要支持者尼拉·坦登(Neera Tanden)回忆说,有一次,她走进克林顿繁忙的过渡办公室,羞愧地看见自己的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专家们在讨论她的一封被泄露的邮件,她在其中称,克林顿的直觉“并非最佳”。


今年4月底,华盛顿律师、司法部前网络犯罪检察官迈克尔·苏斯曼收到一封邮件,确认DNC的电脑系统遭到攻击
 
  “那感觉就像是每天被人从背后捅一刀,”坦登说,“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职业经历。”
 
  美国也会发起网络攻击,在过去几十年里, CIA也曾试图颠覆外国的选举。但是,俄罗斯的攻击被政治光谱上的所有人越来越视为一个不祥的历史里程碑——只有一个明显的例外:特朗普将这个很快将归自己管辖的情报机构的发现斥为“荒谬”,坚持认为黑客可能是美国人,而“他们完全没概念”。
 
  特朗普的依据是,据报道,情报机构对普京是否试图帮助他赢得大选存在分歧。周二,俄罗斯的一名政府发言人响应了特朗普的嘲笑。
“这个‘黑客袭击’的故事很像美国安全官员们对于各自势力范围的无聊争吵,”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在Facebook上写道。

维基解密的创始人兼主编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否认自己的网站沦为为普京政府工作的俄罗斯黑客中转站,也否认蓄意破坏克林顿的竞选。不过,这两项指控的证据似乎都很有力。
 
  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四名资深参议员——两名共和党人和两名民主党人——承诺进行调查,直截了当地无视了特朗普的质疑。

  “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必须携手合作,在国会的所有管辖领域,彻底调查这些最新事件,制订全面解决方案,以遏制和打击更多的网络袭击,”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杰克·瑞德(Jack Reed)称。

上个月,奥巴马总统和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在发表完关于大选结果的讲话后返回白宫。
 
  “这不能被理解为党派纠纷,”他们说,“对我们国家来说,这风险太大了。”

随着年末将至,现在看起来,可能会有多项关于俄罗斯黑客袭击的调查——奥巴马下令在1月20日他卸任前完成的情报复核,以及一项或多项国会质询。他们将努力弄清普京的动机等问题。
 
  他是企图玷污美国的民主形象,预防俄罗斯及邻邦的反俄罗斯行动主义?还是想削弱美国的下一任总统,因为照理说普京没理由质疑美国关于克林顿将轻松获胜的预测?还是像CIA上个月得出的结论,他是有意企图让特朗普胜选?

  事实上,俄罗斯的黑客袭击和曝光计划实现了所有这三个目标。
 
  有一点似乎很明确:鉴于已经取得的成功,俄罗斯的黑客袭击不会停止。两周前,德国情报局局长布鲁诺·卡尔(Bruno Kahl)警告称,俄罗斯可能会把目标对准明年的德国大选。“像这样破坏民主进程的正当性,对作恶者是有利的,”卡尔说。他还说,现在“欧洲是这种破坏企图的焦点,尤其是德国”。
 
  不过,俄罗斯的网络沙皇们绝对没有忘记美国这个目标。在总统大选结束后的那天,网络安全公司Volexity报告了五波新的网络钓鱼邮件,有证据显示都来自“安逸熊”(Cozy Bear)——它是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发现的攻击DNC网络的两个俄罗斯黑客组织之一——针对的是美国的智库和非盈利机构。
 
  其中一封钓鱼邮件声称来自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附带一个假证书。邮件标题是:“为什么美国大选是有缺陷的”。

 

(责任编辑:happy)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